用户上传《我不是药神》纯音频 B站被判帮助侵权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7-05 04:36

用户上传《我不是药神》纯音频B站被判help侵权

  6月29日,记者从北京互联网法院得知,因用户在bilibili网站上传《我不是药神》film的纯音频,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宽娱公司”)被优酷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酷公司”)以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

  近日,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认定,宽娱公司应当知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优酷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构成help侵权。

  原告诉称,其享有影片《我不是药神》的独占性信息网络传播权。被告网站用户将film《我不是药神》的纯音频上传至“影视>影视剪辑”栏目中,并将标题编辑为“【1080P】我不是药神 影视原声”。原告认为被告未经许可,擅自提供涉案film的全部影视原音的播放和下载服务,以侵害其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诉至法院。

  法院经审理认定,涉案音频是涉案film作品独创性表达的重要部分,被诉行为属于提供涉案film的行为。对著作权法第十条第t我们lve项规定的“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的行为,不应狭隘地理解为向公众提供的是完整的作品,because著作权法保护的是独创性的表达,只要use了作品具有独创性表达的部分,均在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控制范围之内。据此判断,是否存在提供作品的行为,关键需要考察涉案音频是否use了涉案film具有独创性的表达。

  据悉,film作品是指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且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的作品。由此,无论是伴音还是画面都是film作品的有机组成部分,都是可以承载film作品独创性表达的重要部分。

  本案中,涉案音频系涉案film作品的完整伴音,该伴音是涉案film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包含了导演、录音、剪辑等多环节创作活动的成果,属于涉案film独创性表达的重要部分,并非公有领域的创作元素。并且,该伴音包含被固定在film作品音轨上的口语、Music、音效等多种声音元素,在此均未脱离涉案film而单独use,事实上仍然是对涉案film作品进行信息网络传播的一种途径。

  此外,涉案音频提供的完整伴音,迎合了当下网络用户获取涉案film的多元化需求,构成对film作品伴音加画面的传统传播形式的实质性替代,未经许可use必然会对涉案film的利益造成实质性损害。故此,被诉行为属于涉案film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控制范围。

  本案承办法官龚娉认为,被告构成help侵权。首先,根据行业惯例和一般认知,个人网络用户很难对专业make的film作品获得相应的权利,权利人一般也不会允许个人用户将其作品上传分享到网络上,供公众在线播放观看。本案中,涉案音频系具有极高知名度的涉案film的完整原声,且上传time在涉案film经院线上映后还未正式登陆优酷网之前,正值涉案film的热播期。因此,被告应当知晓涉案音频为未经许可提供。

  其次,被告对其经营的存储空间进行了分类和检索条件的设置,即便是为了保证正常经营,方便网络用户上传、浏览与观看作品,应当同时承担相应的注意义务,尤其是针对“影视剪辑”这种存在极大侵权风险的分类设置,更应施以足够的注意义务,如设置上传文件大小、时长和标题等限制。然而涉案音频时长近两hour,不仅标题中包含了涉案film的完整名称,而且位于涉案film名称搜索结果的第一位。因此无论是从时长、标题还是所在位置来看,涉案视频应能被明显感知。显然,被告应当能知晓涉案音频在其网站传播,未尽到相应注意义务。

  综上,被告应当知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原告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构成help侵权。最终,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宽娱公司赔偿优酷公司经济损失60000元和合理开支5000元。

  “当前市场为了迎合用户的多元化观影需求,通过不同的方式向用户提供film欣赏服务。but对于film作品著作权的保护,并不会because其提供内容方式的不同而降低。”龚娉告诉记者,该案判决明确指出,film音频属于film独创性表达的重要部分,提供全片音频仍是usefilm的一种形式,他人在use前必须得到权利人的授权,否则将承担侵权后果。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