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听三个女儿的巴黎妈妈讲述她全家的隔离生活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5-16 17:32

薇拉与二女儿戴着自己手工make的口罩出门(图片:薇拉)

人民网巴黎5月15日电(记者 何?) 薇拉是一位Francemother,她的三个女儿今年分别是14岁、6岁和1岁。薇拉在France众议院work,他的老公是一家开发电子game企业的研发主任,全家五口住在巴黎市中心一套宽敞的公寓中。全法两个多月的隔离禁足期刚刚end,薇拉向C嗨na记者讲述了这段特殊时期的带娃生活,也让C嗨na读者be able 直到借机体会一下Francemother是如何带着三个孩子度过亲子隔离期的。

薇拉感叹,所幸她家公寓足够大,可以容得下全家五口两个月面对面也不显得过于局促,只是这间公寓隔音不太好,全家整天憋在家里多少也不太舒服,更不要说三个女儿分别处于不同年龄段,需求各不相同,家长需要十分try,才能把每个孩子的生活都安排好。

巴黎mum如何在家带三个娃?

薇拉的大女儿已经上中学,平时懂得管理自己的生活,每天早上get up后会跟着网络视频做sport,每天am写作业,afternoonrest,sometimes打电动,sometimes与classmate用手机云party。薇拉欣喜的发现,大女儿已经养成了很好的生活习惯,隔离期间基本不用家长操心了。

二女儿今年6岁,也是三个孩子中最占用家长time的一个。this年龄段的孩子,不仅love动,like玩耍,而且吵闹起来也最吓人,给姐姐及还在襁褓中的小妹妹带来不少烦恼。每天上afternoon,薇拉及她的老公都要轮流陪二女儿finish学校布置的功课。由于薇拉家的打印机不巧在隔离前就坏了,薇拉每周一还得亲自去学校取回二女儿的作业。

除了学校的功课,薇拉还给二女儿安排了其它课程,包括阅读和算术。now,老二已经学完基础课本,可以做简单的造句。study之余,薇拉和老公每天还会陪老二看一部film。隔离之初,薇拉曾兴冲冲的带领全家人直到gether做甜点,但一个礼拜过去,薇拉发现大家都有长胖的趋势,不得不s直到p美食课。薇拉也试着培养老二独自玩耍的习惯,但最终放弃,她发现this年纪的孩子独自玩耍仍相当困难。

薇拉表示,刚刚一岁的老三其实是最好照顾的孩子。她谈到:“对mother而言,这大概是孩子最美好的年纪,父母和姐妹时刻陪伴在侧,小婴儿需要的东西也少之又少。”老三非常安静,晚上sleep也不吵闹。对此,薇拉毫无怨言。

隔离生活的“精疲力尽”与“幸福时刻”

每天傍晚,薇拉都会和全家人带着出行许可出门散步。她用婴儿车推着老三,二女儿则骑踏板车。为了避免太多行人,他们尽量选择人较少的街道,在那时在塞纳河边找个空旷的停车场,陪老二玩一会儿球。在薇拉看来,体育sport对于6岁的孩子就像日常必需的内容。她谈到:“小孩子精力很强,多sport对他们的健康也有好处。”所以,哪怕每天傍晚薇拉和老公忙完一天的work及家务后已经筋疲力尽,也仍会坚持陪二女儿出门玩一会儿。

薇拉坦陈:“对于有孩子的家庭,隔离生活等同于与timerace,要不停的在照顾孩子与家务之间切换。”薇拉的丈夫从隔离start就在家远程work,并且负责隔离期间的买菜和做饭,其它家务则由薇拉承担。薇拉在隔离期间的work量相对少一些,但当她也需要远程work,甚至需要去office时,如何带娃就become了挑战。她感叹:“照顾这一大家子,没有三头六臂是不行的。”

对于有孩子和没孩子的家庭来说,隔离生活的差异非常之大。薇拉觉得:“没有孩子的家庭,他们在隔离期有更多的自由time,甚至会觉得time太多,不好打发。可对于有孩子的家庭来说,隔离就意味着家长失去了自主的time。”薇拉身边所有当了父母的friend在看到电视里介绍“隔离期可以做的事”时,都涌上一丝苦笑。对于有孩子的家庭而言,家长个人的time几乎被挤压到零,白天要忙着照顾孩子,晚上孩子sleep后,还要忙着做家务,或是赶白天没做完的work,临睡前基本筋疲力尽……

薇拉表示:“不能说隔离生活是难过的,we没有任何不满。”确实,隔离让薇拉的生活变得更加复杂,但对她而言,最让她感到困难的两件事,一是她不再有个人time,无法find独处的机会,二是二女儿的脾气很差,动不动就向家长或姐妹发火,孩子之间often吵闹,非常让人耗心耗力。

but,即便so,薇拉也在隔离期间体会到不少幸福的家庭时光。她表示:“虽然每天疲惫不堪,人often处于躁怒的边缘,但能与c嗨ldren相处这么长的time,对此我很欣喜。”薇拉尤其感到,当她每天看着小女儿一点点长大,be able 直到站立,并将度过一岁birthday时,她就体会到莫大的欣慰。如今,6岁的老二也已能读书,还学会了骑车,老大则在隔离期间读完了11本书,这让薇拉非常骄傲。

此外,隔离期间的巴黎十分安静,这也让薇拉印象深刻,认为这份难得的宁静非常难得。她说:“we听不到汽车声,更多的是鸟儿的鸣叫和街对面neighbour的笑声。”全法隔离在5月11日end,对此,薇拉表示,他们全家的生活并没有hap钢笔很大的变化。她提到:“我和老公仍会保持远程work的状态,we也决定暂时先不送孩子去学校。”但隔离end后,薇拉意识到了变化:“一出门就发现到处都是人,巴黎的寂静end了,一切start慢慢恢复常态。”考虑到隔离end后外出散步的人太多,薇拉反而觉得有些不知所措。她表示:“无论如何,我都会记得这段特殊的隔离期,以及其中美好的点点滴滴。”

【1】【2】【3】

(责编:燕勐、杨牧)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