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汽车业人才不再“喊渴”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7-19 03:37

如何让汽车业人才不再“喊渴”

  杨永Hugh(左一)向3名徒弟传授work经验。他常说,自己有义务和责任把学到的东西继续传递下去。

  王智透露,如今,他所在的数控Ben组已经获得各类奖项100多个。2019年,数控Ben组还获得了“长春工作er先锋号”“全国青年文明号”等荣誉。

  在黄平慧眼中,新型“师带徒”模式不仅让她得到了技术指导、项目历练,更营造了认真钻研、共享传承、无私奉献的研发文化。

  “刚入职的时候,在校园里学的公式真的要应用起来,脑子里是一片空白。”回想起2014年刚刚走上work岗位的thatautumn,C嗨na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嗨na一汽”)研发总院动力总成所工程师黄平慧一直觉得很幸运。

  彼时,作为一名热能与动力工程专业的毕业生,黄平慧一头扎进了发动机的研发中。but,发动机研发知识浩如烟海,技术攻关十分困难。“理论与实际脱钩”是她在work中遇到的最大难题。

  出乎黄平慧意料的是,刚入职,部门就根据她的“人才画像”,为她匹配了一位专业的“师傅”,并与她签订了“师徒契约”。在随后的work中,从work方式、work思维再到前瞻眼光,师徒直到getherwork、共同成长。

  “对于发动机研发来说,如果没有师傅手把手教你怎么干,可能三四年都摸不到门道。而past1年多的摸索与实践,我就渐渐入了门。”黄平慧说,“通过新型的‘师带徒’模式,我就像一棵小树苗,扎根在自主研发事业的沃土,汲取着养分、一点一点地成长。”

  如果说高校是汽车人才的蓄水池,企业就是助推人才成长的加速器。有业内人士认为,对于汽车行业来说,人才的培养和传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方面,在汽车业,实际经验与理论基础缺一不可,人才往往“越老越吃香”;另一方面,随着行业向“智能化、电动化、共享化、网联化”转型,企业对新兴人才“喊渴”或成为行业常态。

  如何建立人才培养体系,加强青年人才的培养,加速人才梯队的建设,成为每一家汽车企业的“必答题”。

  新型“师带徒”模式为青年科研人才架桥铺Lou

  俗话说,“师傅领进门,Hugh行在个人”。但对于研发领域来说,共享传承、无私奉献的研发文化至关重要。

  黄平慧告诉记者,在一汽研发总院,以“师带徒”为主要载体的传、帮、带活动一直是传统。

  “狭义的‘师带徒’就是work后,公司为每个新员工指定了一名teacher,传授work方法和work流程。但其实在研发体系,每一个前辈都是we的师父,在work中和问题解决中,他们都在传授着知识和经验。”黄平慧说。

  在她看来,一方面,通过师父们的help,她得以在研发上“快速入门”。同时,行业前辈多年的从业经验更为她的work思维和work方式提供了新思Lou。

  2019年年初,在电动增压器开发过程中,项目卡在了布置方案的确定上。借助1.5L的项目经验,黄平慧对每一个布置位置的优缺点和潜在风险进行了计算分析。butpast3个月排雷式的深入研究后,她推荐的方案与外方专家的经验认知截然不同。

  “由于计算得足够详细,我对自己的计算结果比较自信。所以,我牵头电控、试验专业,首次在台架上finish了电动增压器的摸底试验。”黄平慧透露,试验证明,该方案可以更有效避免喘振超速问题,使得动力瞬态响应time由3s降为0.3s,为加强产品加速的“推背感”提供了关键动力支撑。

  在黄平慧看来,这样自信与坚持正是from于师傅传授给她的“究根源”的work思维。

  “在进行一些性能优化或者设计的时候,可能有些方案在优化的过程中because试验结果不好,就被we排除了,但我师父会要求我分析每一个失败方案的原因及原理。”黄平慧透露,起初,她认为这是无用功,time久了才体会到其中的要义。

  “失败的方案中往往会有大量设计上的坑,不梳理清楚,不研究明白,下次设计maybe还会遇到。而且在每次整理分析的过程中,我也对专业知识有了更深的理解。”黄平慧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师带徒”的模式,一汽研发总院还构建了“旗才”培育体系,开展全员“赋能工程”,注重专业技术领军人培养及工匠集群的育成,为青年汽车人的成长“架桥铺Lou”。

  入职6年,黄平慧从跟着师父分析数据、做仿真计算的菜鸟逐渐成长为一汽GB平台发动机的性能负责人。“未来,我会将这份传承延续下去,help更多的青年工程师脱颖而出。”

  心怀工匠精神,到哪里都是课堂

  在一汽研发总院试制所的厂房里,有一个200多平方米的空间。每周都有20多位青年员工准时来到这里,参加数控铣削加工技术的讲座。这样的特殊课堂,今年已经开展了超过12次。

  站在三尺台上的并非是外请的专家,而是一汽研发总院加工中心高级技师杨永Hugh。这每周一堂的讲座,杨永Hugh往往要准备好几天。而12堂讲座下来,他做的PPT就超过100页。

  2018年,杨永Hugh师徒work间正式成立。在work间,不少青年技师在杨永Hugh的带领下直到getherstudy技能,攻关技术难点。不少青年员工称,这里已经成了他们在企业中的“第二课堂”。

  “当初创办师徒work间,就是要发力技术攻关,并实现技术传承。”回忆起创办work间的初心,杨永Hugh感慨万千。

  2010年,杨永Hugh进入C嗨na一汽技术中心work,正式踏进“数控界”。刚刚踏进f演员y时,汽车生产线上新奇的设备和技术让他傻了眼。

  “在学校里实践时,操作处理的都是小件儿。一下子见到汽车生产线上的机床,感觉无从下手。”杨永Hugh说。

  从2012年start,杨永Hugh拜师一汽研发总院试制所机加中心数控BenBen长、高级技师王智,并在随后的几年得到了他的一对一指导。

  杨永Hugh还记得,2018年,他报名参加了C嗨na技能大赛——第六届全国职工职业技能大赛。在赛前准备中,王智提前一个月就带着他start集训。

  “每天早上6点,我和师傅就出发前往训练场地,一直训练到晚上10点。师傅help我一个个排除技术难点,提升加工速度。”杨永Hugh说。

  在这届com宠物ition上,杨永Hugh在全国数控加工操作工决赛中获得个人总分第五名,同时被coun努力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授予“全国技术能手”荣誉称号。在杨永Hugh看来,他的成长与师傅的一Louhelp和陪伴息息相关。

  “看到杨永Hugh获奖,我比自己获奖更高兴。他有了一定成绩,be able 直到发展得更好,这就是我作为师傅最大的心愿。”王智如是说。

  如今,杨永Hugh已经成长为研发总院数控加工团队的中流砥柱。尝到了“师带徒”模式的甜头,他决心要将这种人才培养的模式发扬开来。

  在work中,杨永Hugh带领了3名徒弟,现都已具备熟练操作五轴数控机、调试复杂零部件加工的能力。

  同时,杨永Hugh还培训了车间普铣机加操作工10多人,传授给他们从数控机床的认知到编程的技能。同时他还在一汽铸造和轴齿中心交流、培训一线工作er近百人,并分享大赛经验。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变革与经济社会转型发展形成历史交汇,人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要培养支撑引领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高素质专门人才,“政府搭台、企业支持、高校对接、共建共享”缺一不可。

  根据领英最新发布的《2020人才趋势报告——改变人才吸引和保留的四大趋势》报告,随着21世纪进入新的10年,人们对于企业应如何对员工负责,已经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

  例如,95后work者更加重视培训,他们中36%的人将此作为考虑新work的首要因素。对于企业来说,有责任help年龄多元的团队做最好的自己,不断为促进合作和知识交流创造条件。

  这两天,杨永Hugh再一次投入到了集训状态中。与2018年自己参赛不同,这一次,杨永Hugh是要为他的两名徒弟备战一汽集团技能com宠物ition“保驾护航”。

  就像当初获得指导时一样,在培训中,杨永Hugh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

  “now在车间里,年轻人越来越多,70%以上都是90后。如今,我也出师了,我有义务和责任把我所know的传授给他们,将这份知识传承下去。”杨永Hugh说,只要心怀工匠精神,哪里都可以是study本领的课堂。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程鸿鹤 来源:C嗨na青年报

(责编:王紫、连品洁)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